1234

文物鉴赏
Service process

汉代玉器特征与鉴别
上传时间:2019-12-23 信息来源:收藏家

汉代是中国玉器发展史上的一个辉煌时代。汉代玉器工艺风格承继战国,但在器型品类、制作工艺与纹饰风格方面,均有所提高和创新,艺术达到空前高度,体现出汉人高超的审美情趣。我们鉴定时要通过多方面来比对、判断。本文将从汉代玉器用料、工艺、造型、纹饰及沁色等几个方面来进行简要介绍。

汉代玉器用料特点

两汉时期,社会安定繁荣,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长达400年相对安定的政治局面给玉器的繁荣发展创造了必要的条件。玉文化高度发达,汉代玉材如同其表现的玉文化一样,在以和田玉为主的脉络下呈现出一种多种玉材并举的状况。西汉初张骞出使西域,东汉班超任西域都护,开通了与西域文化交流的通道,使新疆的优质玉料大量运往内地,和田玉正式成为中国用玉的主流。而汉代以前和田玉,尤其是和田羊脂白玉的使用是不多见的。

汉代玉器的原料主要为新疆和田玉中的羊脂白玉、白玉、青白玉、青玉以及玛纳斯碧玉和少量的岫岩玉、蓝田玉、水晶、玉髓、玛瑙等。和田玉玉料主要来源于玉龙喀什河,为和田籽料,其时山料因条件不具备尚未开采。

西汉末年到东汉时期,连年征战,国力耗尽,然而厚葬之风不减,于是出现以石代玉现象。陕西地区就出土了大量的用汉白石制作的汉代祭祀用玉,这是因为玉石的开采成本和加工成本都较高,逐渐衰落的国力无法支撑繁多的祭祀活动所需要的大量玉器,遂用易取得、易加工的汉白石代替玉材,是国力渐弱的侧面反映。

水晶、玛瑙和绿松石在汉代玉器中也得到普遍使用。如西安汉代陈请士墓出土的水晶印,纯净无瑕,洁净透明,质地致密细腻,是水晶中的上等品。

现代仿汉玉器的材质出于成本考虑,往往用价格较低廉的青海料、俄(罗斯)料、韩()料等来替代,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其中的差别。笔者曾得到一件汉代工字佩,灯光下可以看到玉质呈粥状结构,这并不符合新疆和田玉云絮状结构特征,而是俄料的典型特征。俄料是俄罗斯产的透闪石玉,成分和新疆和田玉相似,透闪石含量在95%(新疆和田玉透闪石含量在99%)。俄料是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我国的,说明这件工字佩的制作年代只能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即为现代仿品。

汉代玉器工艺特征

汉代玉器最大的工艺特点是因铁质工具的普遍使用而产生的特点。中国开始使用铁器的年代尚无定论,据目前考古发现:最早人工冶炼的铁器出现在春秋时期。战国中期以后,出土的铁器遍及七国,并应用到社会生产和生活的各个方面。西汉时期,应用铁器的地域更为辽阔,政府在全国设铁官49处,铁器种类、数量明显增加,质量也有提高。东汉时铁器在社会生产和生活中最终取代了青铜器。从铁器的发展史来看,春秋战国时期,治玉工具可能还处于铜工具和铁工具并用的时期,至汉代铁工具最终取代了青铜工具。相对于铜制工具,铁质工具主要的优点是更高的硬度和更好的韧性。而汉代玉器能够取得如此高的艺术成就,完全与铁工具的使用有着密切关系。铁的韧性高,拥有良好的锻造性能,可以打制各种形状的工具,比青铜工具在形制上和耐磨性上前进了一大步,尤其是锻造用来掖、撞、勾、撤等的小工具。这些工具用铁打造既耐用,又没有脆性。锻铁加碳成钢后硬度增大,能制成细长又硬的钢铤,可用于打长细孔,解决了较长的大、小孔眼的打眼问题。可以说,铁质工具的普遍使用对汉代的玉器工艺有着革命性的影响,其产生的主要工艺特征如下。

1. 切割工艺

此期开料成型过程中,使用铁丝线锯或直条锯,也用圆盘铡砣切割,均加水及解玉砂,使用的工具视玉工习惯及玉料大小而定。锯或砣的边刃很薄,表明使用金属工具的锋利。如满城汉墓玉璧和玉衣片上的平直锯痕,锯缝一般宽1~1.5毫米,也有的只有0.35毫米宽。

因铁质工具硬度及韧性均较青铜工具好,切割水平提高,这时器表已很少出现凹凸不平的现象,加之后期打磨精致,开料所留痕迹已很少见到,仅在一些葬玉及未完工的玉器中,会因打磨粗糙或还未打磨而留下痕迹。

2. 镶嵌工艺

战国以后,玉与其他材料结合的工艺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已经十分成熟和发达,不仅数量有所增加,质量、工艺难度都相当高。这是由于铁质工具的普遍使用,玉件的制作精度也达到较高的水平,为复杂的金玉镶嵌等创造了技术基础。如广东南越王墓出土的铜框镶玉卮。

3.活环套接工艺

活环掏雕是一种复杂高超的技术。商周青铜器中,活环者较多,但对于玉器的制作,这还是一个难度较大的工艺。到汉代,玉器的活环加工技术已不再是难题,故在器皿中、装饰题材中经常使用。如广东南越王墓出土的玉盒。

4.钻孔工艺

汉代玉器的钻孔工艺十分成熟,钻杆式工具被应用于玉雕的许多方面。钻头普遍为铁制,较细长的玉管内孔也可打的很直,但如果两面钻,有时也会出现台阶痕,只是外大里小的喇叭口形状已基本不见。相较于史前大多采用磨角为圆的方法制作玉璧外缘而言,汉代采用大口径金属管琢磨玉璧的外廓,使玉璧圆整了许多。如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玉璧。

5.镂空工艺

春秋以后,镂空技术被大量的应用于玉器雕刻之中,战国时出现了一个小高潮,主要用于片状器物的镂雕,同时也出现了少量立体镂雕作品,其工艺风格一直影响到汉魏时期。

镂空方式如前期一样主要还是先打轮廓线,再穿孔定位,然后加金属线锯拉切成各种形状,也有以钻孔组成镂雕的一部分。金属线状工具使用时将线锯固定在弓形把手的两端,以手握弓把来回拉动,故常在切割面上留下细密的直线痕迹。

一些打磨不十分精细的汉代剑饰,孔内常会留下一道道细密的直线痕,有时也会留下穿孔的痕迹。这一般是用锼弓子方法锼出的,是金属铁丝运用的结果,尖角利落。有时也会用一种较粗的金属条锉拉,这种工具也被称为拉条

6.雕刻工艺

汉代铁制陀具已经完全应用于玉雕的各个方面,如单阴线、双阴线、顶撞地纹等,使得这一时期阴刻、浮雕、镂雕、圆雕等纹饰加工工艺,在继承前代玉雕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尤其是圆雕类玉器有所增加,突出造型与玉质美,如汉代的玉天马、玉辟邪、玉熊等。许多器物身上大量装饰各种夔龙纹、云纹、卷云纹、谷纹、蒲纹、涡纹、乳丁纹等,均是先定位,再以阴线、浮雕或减地浮雕等工艺手法结合雕琢。浅浮雕玉器大多以减地法制作,先做出纹饰,再去地使纹饰凸出,纹饰的整体高度一般不凸出于边框。此期玉器还有一种手工刻划的现象,尤其在战国汉代玉器上的刻字及某些玉器的纹饰处理上。如某些玉璧、玉环外侧壁以及刚卯、严卯上的刻划文字等等。这说明当时玉工运用了一种比玉硬得多的工具,可能为刚玉或金刚石之类,字迹较浅。这种现象除表现在文字上以外,并不普遍。

7.抛光工艺

战国中后期至西汉早期,玉器的抛光达到了十分精美的地步,尤其表现在生前使用的玉器上,有些玉器几乎达到了玻璃光的效果。如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白玉龙形佩。但在一些葬玉器上,常常有未进行抛光或抛光粗糙的玉器。

现代仿古玉器在工艺上最大的区别是电动机具的使用,无论是打孔还是纹饰雕刻,电动机具都显然要高效和精确许多,节约的时间和人工成本让大多数仿制者无法拒绝。然而,高速锐利的工具必然会在玉器上留下现代工艺的痕迹,如平整且深浅如一的底纹、雷同而整齐划一的线条及旋痕等。前述笔者所见的那件工字玉佩即是如此,其腰部钻孔孔径极细且均匀,并伴有周向旋痕,显然是以高速电机带动金刚钻杆加工而成。

汉代玉器造型特征

汉代玉器造型丰富多样,总体上继承了春秋战国时期的传统造型,同时也开创了属于两汉时期特有的器型。

汉代玉器的造型主要包括:玉璧,一种中央有穿孔的扁平状圆形玉器;玉圭,古代帝王、诸侯朝聘、祭祀、丧葬时所用的玉制礼器;玉璜,一种弧形片状的玉器;玉剑饰,佩剑上的装饰,又分为剑首、剑格、剑璏、剑珌四种;玉玺印,不仅是身份、职位的凭证,更是权力地位的象征;玉鸡心佩,即韘形佩,多作椭圆形,上端出尖,中有一圆孔,近似于盾牌或鸡心的形状;玉杯,以玉雕琢而成的长筒型容器,被认为是饮酒器,纹饰华丽,多饰以乳钉纹,如广西贵县出土的玉杯,亦有少数光素无纹的;玉铺首,守卫汉代帝王陵墓墓门的神兽;玉觹,一种微曲的锥形器,最初它是随身携带用以解结的工具,后来成为佩饰,表示成人的象征;玉管型饰,多作束腰,上饰云纹,中有孔供穿系,当为佩饰;玉龙纹佩,多为片状回首盘曲形;玉凤纹佩,以玉雕琢而成的凤鸟佩饰;玉人形佩,常见的有玉舞人、玉跪人等;玉刚卯,一般与玉严卯成对,形制相同,长方体,中有孔,可穿绳佩挂,器面刻吉祥语句,用以驱邪,是古代的护身符;玉兵器,为具有象征意义的礼仪用玉,常见形式有玉戈、玉刀等;玉鸟兽,以玉雕琢的肖生物,有玉熊、玉马、玉鹰等;玉带钩,起扣拢腰带的作用,以玉为之彰显出佩戴者身份的尊贵;玉工字佩,形若工字型,整体扁平,腰部内凹。

汉代新出现的玉器器型当以葬器系列为代表,如玉衣、玉枕、玉覆面、玉窍塞等。玉衣是帝王诸侯才能享用的葬服,又称玉柙玉匣,用四角穿有小孔的玉片并以金丝、银丝或铜丝相连而制成的;玉窍塞,古人认为人死后灵魂会从五官九窍中离开人体,为了日后可以重生常用玉窍塞将九窍塞住;玉琀,又称含玉,古人多以玉蝉作琀,寓意为祈求长生;玉握,死者手中握着的器物,古人认为死时不能空手而去,要握着财富和权力,汉代多为玉猪握。

现代人仿制汉玉,由于难以体会当时社会的文化意蕴和审美情趣,所以在仿制雕琢玉器时会不自觉地融入现代审美理解,使器物的造型或失之夸张,或过于拘束。笔者曾见过一件汉代玉鹰,造型臃肿,刻划拘束,双眼怪异呆滞,羽毛生硬做作,与汉代玉鹰展翅昂扬的生动形象差别极大,从造型上即可判断为现代仿品。

分享家
分享家
相关阅读
网友留言
共0条留言信息

暂无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留言:

提交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