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文物鉴赏
Service process

石器鉴定
上传时间:2019-12-23 信息来源:短史记

古人类所使用的石器,被区分为旧石器新石器。新石器是一种磨制岩石工具,有着较为光滑的刃部,约至一万年前人类才学会使用。旧石器则是一种打制岩石工具,用石头对石头打制而成,有说法认为,约自250万年前,古人类已开始使用这种工具。

最新版历史教科书七年级上册,在谈及元谋人、北京人、山顶洞人、河姆渡文化、半坡文化时,多次提到石器


上面这张图片中的北京人石器,如果被丢进一堆天然石块当中,仅就外形而言,其实是相当难以分辨的。于是,就有了一个值得补充的问题:如何判断一块石头是不是古人的石器?扼要总结起来,大致有如下几点办法:

首先,要看石头的材质。

古人类制作石器,经常使用的有燧石、石英岩、黑曜石等。这些石头有着硬度适中、质地均匀等特点。通过锤击、砸击、碰砧等方法,古人类将石头砸碎成片状的石片,或块状的石核。按照可能的不同用途,这些石器被考古工作者命名为石锤、刮削器、尖状器、砍砸器、雕刻器等。

其次,还得结合出土地的位置、土层,及同其他出土物品的关系。

材质只能给出一个大体的范围。仅凭肉眼来看,那些考古发现的旧石器,其实和普通石块几乎没有区别(如下图)。


旧石器在外观上,尤其难以与普通石块相区分。裴文中1931年在周口店发现石英石器时,就曾遭遇其他学者的质疑,有位学者断言,无法想象我发现的材料是人工打制的。他说,凡是有石英的地方都能找到这样的材料

裴后来去法国,继续研究石头上的人工痕迹和自然痕迹的区别。他承认,假石器常常不易与真正的史前工具相区别今天,……虽然我们能够将大多数硬岩石上面的自然破碎痕迹和实验中的打制痕迹区别开来,但是,我们还不能把数量可观的由自然原因造成的颇似人工打制的燧石与人类打制的石器相区别。

所以,还必须结合出土地的位置、土层,及同其他出土物品的关系,才能做出进一步的判断。比如,出现在第三纪(距今6500万年~距今260万年)的石头,就不可能是石器,因为那时候,古人类还没有出现。

再次,为了证明石器确曾被使用,往往还需要观察石器上的磨损痕迹,及附着在其上的残留物质。

一般来说,石片和石核都具有台面、打击点等。古人类在加工它们时会有一定的方向,如向背面、向腹面、错向或交互等;还会重点加工某些部位,如端部、侧边、周边等。为考察不同石块在各种打击后的变化,做石器打制实验是考古工作者必备的一项技能。

第四,微痕分析已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石器认定。

所谓微痕分析,即通过显微镜观察石块上的细小痕迹,判断石块的用途——石块被用来砍伐树木、切碎果实、宰割野兽后,留下的痕迹各不相同。当石块上的痕迹来源被确定,其石器资格就基本不会再有疑问了。

第五,较之观察石器外形,用科学手段分析石器上的残留物,是一种更可靠的判断方法。

1983年,加拿大考古学者洛伊(T.H.Loy)对104件石块分析后,发现它们上面附着有血渍。经过鉴定,确认其属于麋鹿、灰熊、驯鹿和海狮等动物,进而判定这些石块是古人类制作的石器。此外,石器刃部残留的毛发、羽毛、植物纤维等,也可以通过分子生物学方法,确定石器的用途及年代。

图:古人类制造石器的几种主要方法,见于沈辰、张晓凌《北京猿人怎样制作和使用工具?》(《化石》2011年第4期)

第六,虽然有着上述种种判定石器的标准和方法,但要在实际考古中证明某块石头乃是石器,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就很可能将自然环境变化或动物活动产生的石块,误认为古人类制造的石器。

戈壁地区的风沙磨蚀、水流冲击、海浪拍打、冰川搬运、岩石坍塌等自然环境变化,都有可能产生类似石器的石块。比如,考古学者李超荣等在新疆富蕴县发现的燧石、砾石等标本,就同石器极为相似,但其实只是戈壁中经过风蚀生成的风磨石、风棱石等。

动物活动同样可能产生类似石器的石块。上世纪五十年代,文化部文物局、北京历史博物馆都曾收到被认为是打制而成的旧石器。著名考古学家贾兰坡认为,这些都不是真的石器,石头上的痕迹,加工修整的打击所留,而是豪猪等大型啮齿动物咬啃出来的:

"条痕之间的窄条凸棱是左右门齿之间的空隙或咬痕重叠所保留下来的痕迹。条痕接连处的棱脊是啃咬时上下门齿的交合处。"

贾兰坡还指出,豪猪咬啃的泥灰岩块硬度不足,根本不能用来制造石器。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自然界中会使用工具的,不仅仅只有人类

比如,生活在巴西的卡布钦猴(又称僧帽猴),也会通过打击将石头敲碎,石头碎片与通常所见的旧石器,几乎具有一样的特点。既然现代卡布钦猴具有敲打石头的本能,那么远古时代的某些物种,很可能也具有相同的能力。故此,某些已被确认的石器,其实也值得重新思考,它们是否有可能来自其他古代猴类、而非古人类呢?

总而言之,要从一堆石头当中分辨出哪一块是原始人用过的石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赵静芳:《什么是旧石器》,《中国文物报》201042日。

李超荣:《人工制品与非人工制品的区别》,《第十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海洋出版社2006年。

蔡述亮:《对石器微痕分析的几点思考》,《四川文物》2011年第5期。

陈淳:《考古学的了理论与基础》,学林出版社2003年,第192页。

李超荣:《人工制品与非人工制品的区别》,《第十届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学术年会论文集》,海洋出版社2006年。

贾兰坡:《似石器的非石器》,1956年第12期。

黄凯特(Kate wong),张亦葳译:《是谁敲出最早的石器》,《科学人》杂志,20172月号。

 


分享家
分享家
相关阅读
网友留言
共0条留言信息

暂无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留言:

提交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