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合作交流
Service process

台北故宫博物院讲解的几点启示
上传时间:2012-03-30 信息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台北故宫博物院讲解的几点启示

      2010年11月29日,受台湾沈春池文化基金会的邀请,笔者有幸赴台湾进行为期10天的文化交流访问。虽然在台北故宫仅仅停留了两个半天的时间,但对那里精美的文物、周到的服务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对讲解员的讲解更是感触颇多,大受启发。
    
       笔者 对台北故宫向往已久而又情有独钟。一见之下,不得不惊叹台北故宫建筑之恢宏,文物之丰富。陈列分为书画、图书文献、器物等三大部分。 为我们做讲解的是一位小伙子。 他的声音不洪亮,但对每一件文物都介绍得非常精到,语言的把握和文物知识的掌握也很到位。经询问,得知他是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古典文学专业的研究生。他为我们讲解了陶瓷馆和南宋艺术与文化特展。与内地讲解员不同的是,他在讲解中并不注重与观众面对面的眼神交流,动作不刻意、呆板,不是生硬地“导”着观众讲,而是跟着观众的节奏和思路走。有时为了让观众能很好地欣赏文物,还站到观众的后面讲解,这样观众边听边看,完全忽略了讲解员的存在,感觉轻松自然,如沐春风。讲解过程中,他还不时地与内地同行切磋、交流,态度亲切,其学识水平、敬业精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除专职讲解员外,台北故宫还有大量的义工定期到展厅做讲解,包括教授、医生等各种职业。
  
       想想内地,我们每个馆都有一支训练有素的专职讲解员队伍,在博物馆教育工作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成为中国博物馆的一大特色。但与国外、台湾相比较,有不同之处,在某些方面也存在一定差距,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在选拔条件上。国内各博物馆选拔讲解员基本上采取公开招聘的办法,经过笔试、面试、复试等各个环节的筛选。招聘条件也大同小异。 我们选拔讲解员标准除学历之外,更多考虑的是年龄、身高、容貌和声音等外在条件。
  
       比较而言,国外讲解员的选拔条件则比较宽泛,担任讲解员的多是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很多人把到博物馆当义工、做讲解视为无上光荣的事情,博物馆义工的数量往往比正式的馆员还多。他们之中既有退休的公司总裁,也有大使夫人,甚至有钢琴家,文化层次较高,学识渊博。他们用自己的知识和热情为观众服务,也获得精神上的满足。 
  
       二是在培训方式上。国内十分注重讲解员的培训工作。都有岗前培训,请专业老师进行发音、讲解技巧、现代礼仪等方面的培训,还学习着装和化妆等。一些基层博物馆在新馆开馆之际,一般会招聘一批讲解员,在毫无知识储备的情况下,请专业老师进行短期培训。往往是老师拿着标准讲词一句一句、一招一式地教,把停顿、重音标注出来,让讲解员照着去模仿,这种师傅传承式的培训使讲解太过表演化、模式化,缺乏个性。有的业内专家还就讲解技巧与讲解艺术著书立说,系统讲述如何吐字发音、讲解语调的把握、解说的几种方式、手势、站姿、与观众目光的交流等等内容,给讲解员以专业化的系统培训。
  
       另外,还有专职培训机构的定期培训和各种不定期的培训,以及单位内部组织的业务培训。专职培训一般时间较长,注重专业知识,效果较好。
  
       另一方面,自1992年以来,国家文物局已组织过五届全国规模的讲解大赛,“星级讲解员”、“十佳讲解员”等的评定,不仅对讲解工作起着导向性的作用,更为讲解员的素质提升和培训方向树立了标尺。
  
       而国外没有专门的讲解员培训工作。从事讲解的人员中,很多都是志愿者,一些小博物馆专职、固定的讲解员很少。做讲解工作的志愿者中,文化层次也比较高,他们在固定的时间到博物馆来做讲解工作,虽然是志愿者,但有责任心。
  
       三是在讲解特色上。目前,人们普遍认为我国博物馆系统的讲解员大致分为三个类型:一是会背词的讲解员——只是将陈列设计人员几经推敲成稿的讲解词背熟,然后照本宣科地讲给观众听,长年累月一成不变——这种讲解员占大多数;二是能因人施讲的讲解员——掌握了一定的专业知识,能根据具体情况因人施讲,能解答观众所提出的问题;三是具有一定研究能力的讲解员——不仅熟练掌握讲解技巧,而且是某一领域的专家,能根据陈列的展品编写讲解词,将最有价值的信息介绍给观众。
    
       笔者认为,讲解,应该包括“讲”和“解”两部分,“讲”侧重于表层的知识架构,“解”则重在剖析深层次的、内涵的东西,毕竟,博物馆是一个文化机构,其展品都是有内涵的,如果讲解员对讲解内容理解得不到位,那么感情越张扬听众会越不舒服。讲解的基本形式应该是娓娓道来的讲述,同时恰如其分地运用情感和其他一些辅助手段。
  
       现在许多博物馆的讲解大多局限于文物的外部特征,对文物的内涵讲得少,对事件描述得很详细,但与今天的联系、启示的东西挖掘不够。还有的博物馆要求讲解词要准备若干套脚本,有基本脚本、西方游客脚本、港澳台游客脚本、学生观众脚本、老年游客脚本、精炼解说词等等,以便根据不同的观众分别使用不同的脚本。这种应试讲解法使讲解员完全丧失了临场发挥的应变能力。
  
       国外许多博物馆的讲解由专家、学者担纲,他们知识丰富,能讲出一个个感人的故事,让人感到亲切,富有感染力。而且在风格方面相对“自由”,富有多样性,为观众服务的小伙子讲得绘声绘色,肢体语言非常丰富,而年岁大一些的中年阿姨则亲切自然,有妈妈般的温暖。事实上,即便是内敛含蓄的讲述式交流,只要讲解员自然而然地饱含发自内心的真挚情感,依然能够感动每一位观众。
  
       受台湾讲解员启发,对内地的讲解工作提几点改进和借鉴的意见:
  
       一是注重讲解员的形象与内涵并重。选拔讲解员,不应只以年轻漂亮为标准,还应考虑其文化内涵。讲解员的培训,不能只注重讲解技巧,而忽略了知识的储备。端庄而有文化内涵的讲解员是最佳人选,学者型讲解员是博物馆培养的方向。
   
       二是脱离模式化的讲解。讲解员应是学者型的,而不是演员型的;是原创性的,而不是批发型的;是整体系统型的,而不是一招一式型的;是创新发展型的,而不是师傅传承型的;是终身的而不是青春型的。儿童来了怎么讲,大学生来了怎么讲,教授来了怎么讲,绝不能只有一个模式和套路。摆脱千篇一律的“模式化”讲解,倡导“因人施讲”的个性化讲解,是讲解员努力发展的方向。
  
       三是提高讲解员的地位。讲解员难聘、难留、难培养是近年博物馆讲解工作的普遍问题。目前,博物馆对讲解员的学历要求都在本科以上,较高的工作要求、相对较低的待遇以及不确定的前途,导致讲解员队伍极不稳定。高素质的讲解员不会仅满足于每天的讲解,他们有进行学术研究、实现自身价值的要求,博物馆应为他们提供职业发展空间,在时间、学习、经费等方面为他们提供从事学术研究的条件。为讲解员规范评级,进入职称系列,同样值得上级文物、文化行政部门去认真思考。
  
       四是增强讲解志愿者队伍。台湾不少博物馆的服务工作实行“义工”制度,一是可弥补馆内人力不足,二是为了激发民众的社会参与意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讲解服务也有许多“义工”来承担。目前,国内一些大型博物馆的志愿者队伍发展较快,不断壮大。河南博物院有一支160余人的志愿者服务团队,年龄最大的63岁,最小的才8岁。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职员、领导、工人,有大、中、小学生,满足了数以万计观众的需要。志愿者的义务讲解,如今已成为河南博物院的优秀服务品牌之一。
  
       一个优秀的讲解员能为观众传递知识,答疑解惑;能深入浅出,并结合典故、故事引发观众的兴趣;能融会贯通,引导观众得到精神陶冶和美的享受。我们期待着更多优秀讲解人才的涌现。

分享家
相关阅读
网友留言
共0条留言信息

暂无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留言:

提交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