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文物保护
Service process

空鼓病害壁画灌浆加固技术研究
上传时间:2012-07-30 信息来源: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

摘要: 壁画空鼓病害是最为严重的壁画病害类型之一,如何科学解决壁画空鼓病害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对保护人类优秀文化遗产具有重要意义。本工作在室内模拟实验和现场试验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对西藏布达拉宫等处古建筑空鼓病害壁画的修复加固治理,系统总结了空鼓病害壁画灌浆加固的基本原则、材料与修复工艺,重点讨论了灌浆孔与锚固孔位置选择的标准、注浆管的埋设,水灰比与灌浆量的控制,壁画支顶防护的作用,灌浆结合锚固补强的技术要求,补色的标准与原则,灌浆效果的评价及灌浆设备的研制与开发等关键的技术问题。结果表明,壁画灌浆结合锚固补强技术是解决空鼓病害壁画的主要措施之一。
1  引 言
  壁画是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广义上讲,绘制在建筑物的墙壁上或岩石上,以及其它如洞穴壁上,都可以称为壁画,而绘于岩壁上的绘画亦称“岩画”。在建筑物上的壁画,大致可以分为绘制壁画、浮雕壁画、粗地壁画、刷地壁画、马赛克镶嵌壁画以及其它工艺材料壁画等。中国古代壁画一般以绘制场所的不同而区分,有殿堂壁画、寺观壁画、石窟壁画、墓室壁画、民居住宅壁画等[1 ] 。不论石窟壁画、殿堂壁画还是寺观壁画,大多都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此间,由于环境(光、温度、湿度、风沙尘等) 、生物(微生物、昆虫等) 、壁画附着墙体和制作材料、建筑布局及人为因素等的综合作用,病害类型多,且严重损害着壁画[2~6 ] 。最常见的壁画病害有空鼓、起甲、酥碱、烟熏、表面污染、地仗脱落、颜料层脱落、裂隙、划痕等。空鼓是分布十分广泛的壁画病害之一,如在西藏几处重要古建筑中占病害壁画总面积的75 %[6 ] ,严重者有随时脱落的危险。同时,在同一块壁画上,常常有几种病害并存的现象,加大了保护修复治理的难度。鉴此,开展空鼓病害壁画的修复,加固材料及工艺研究,是摆在文物保护科技人员面前的重要课题,对保护祖国灿烂的文化遗产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空鼓是指壁画地仗层与支撑体(墙体、岩体或其他) 间由于黏结性能丧失或减弱,导致地仗层和支撑体分离(图1 ,2) 。空鼓可存于地仗层间、地仗层和支撑体间。空鼓一般引起壁画表面开裂、鼓起,严重者由于壁画自身重力的影响,导致壁画脱落。20 世纪70~90 年代,我国对空鼓壁画的修复加固,一般采用揭取修复加固回贴的方法,或者临时性锚固加固的方法。前者因分块切割对壁画造成较大的损伤,后者因使用较大的锚头,严重遮挡画面。虽然这两种方法对抢救空鼓壁画都起了较好的保护作用,但也暴露出不少问题,而且往往因操作不当而留有后遗症[7~8 ] 。在过去的20 年中,灌浆技术在国际文物保护领域得到广泛应用,成为世界范围内治理空鼓壁画的一种重要手段[9 ] 。“灌浆”一词源于工程学,在桥梁、隧道、工业建筑、洞穴等方面得到广泛应用。在遗址保护方面,被广泛应用于石窟裂隙加固等方面[10 ] 。而在壁画病害的治理方面,西方国家起步较早。在我国,最早可追溯到1965 年对莫高窟第130 窟大面积空鼓壁画的修复,其次是1974 年对莫高窟第85 窟壁画的修复。当时,采用粘贴和拉锚相结合的方法,锚头为厚0. 5cm、宽5cm、长25cm 的十字型钢板,后改为同大小的有机玻璃[11 ] 。进入20 世纪90 年代后期,国际组织合作保护敦煌莫高窟第85 窟项目启动,将壁画空鼓病害作为研究的重点内容,并采用壁画灌浆技术进行空鼓病害治理。21 世纪初,敦煌研究院承担国家重大文物保护项目西藏三大重点文物保护维修工程壁画保护修复项目,在借鉴莫高窟第85 窟成功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室内模拟实验和现场试验,筛选出灌浆材料和灌浆工艺,重点解决了西藏空鼓病害壁画的保护问题,标志着壁画灌浆技术在我国文物保护领域日趋成熟。

 

 我们在前人研究工作的基础上,结合敦煌莫高窟第85 窟和西藏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及萨迦寺壁画灌浆技术的应用,认为壁画灌浆技术是解决空鼓病害壁画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并重点探讨了壁画灌浆技术在实际应用中需要注意的几个关键技术问题。
2  壁画灌浆的理念与修复加固原则
  壁画灌浆技术的应用,使先进的文物保护理念在我国得到具体的体现“, 不改变文物原状”的文物保护原则得到进一步落实。壁画灌浆的本质是通过介入带有一定黏性的灌浆材料,解决壁画层与层之间黏结力丧失的问题。灌浆在外观上对壁画改变不大,壁画表面的信息也得以保存,对壁画内部材质会造成一定干预,需在修复时做详细档案已示区别。灌浆因最小改变壁画原状和直接解决空鼓问题,成为治理空鼓壁画最有效的一种手段。随着材料科学的发展与灌浆技术的日趋成熟,空鼓壁画的治理技术也得到不断完善。在壁画灌浆加固过程中,要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文物保护工程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还应参考有关国际范围内的文物修复理论与法规来开展修复实践工作,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文物工作方针,以及最小干预、不妨碍后人再处理的原则,妥善处理建筑与壁画的关系,依壁画病害的严重程度分步实施。
3  灌浆材料与工艺
3. 1  灌浆材料
  首先,要进行灌浆材料的筛选。瑞士西卡公司(Sika) 以生产各种胶和灌浆材料而著名,但其灌浆材料主要应用于建筑、桥梁、地基、不同材质的黏结等,其材料在壁画灌浆方面的应用尚未见到相关报道。而德国REMMERS 公司是世界著名的特殊建材生产企业,其生产的文物保护材料被世界各国广泛应用,但因壁画制作材料的特殊性,壁画灌浆材料方面未见过多的报道。英国壁画保护修复专家Rickerby S[12]等通过对敦煌莫高窟第85 窟环境特征、壁画制作材料、工艺及空鼓病害产生的机理等方面的综合研究,经过室内模拟实验与现场试验,筛选出以澄板土、玻璃微珠、浮石、蒸馏水和蛋清组成的灌浆材料,按照澄板土∶玻璃微珠∶浮石∶蒸馏水= 1∶2∶1∶0. 66 (体积比) 的配比,再按干物质5 %的体积比加入搅拌过的蛋清配制成浆液,对空鼓病害壁画进行治理后效果良好。其灌浆材料具有不改变壁画的物化性质,固结时体积变化小,与原地仗孔隙率相近,透气性相似,机械强度相近,热湿膨胀系数相近,可溶离子含量小,良好的黏结性,耐久且化学性质稳定,抗微生物侵袭,低密度及可再处理性。李最雄等[13]在对西藏壁画现状调查分析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室内模拟实验和现场灌浆试验,筛选出以高模数硅酸钾(简称PS) 为主剂,粉煤灰和阿嘎土(分白阿嘎和红阿嘎两种) 为主要填充料,氟硅酸钠为固化剂的无机灌浆材料,在西藏三大重点文物保护维修工程壁画保护修复项目中得到广泛应用。其材料的特点是容重小,透气、透水性好,收缩率小,流动性和可灌性好,强度适中且可调,初凝和终凝速度适中,具有最大兼容性。马清林等[14]选用焙烧料礓石掺加一定比例的沙土或矿物纤维作为潮湿环境下空鼓壁画灌浆材料或地仗加固材料,在墓葬壁画中得到应用。但至目前,壁画灌浆材料仍在不断探索、实践总结中。同时,随着科技的发展,新材料不断出现,人们对材料性能的认识也不断深入,在“最小介入”理念的指导下,对材料的更新和优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 2  灌浆工艺
  李最雄等[13 ]和汪万福等[6 ]在对西藏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及萨迦寺空鼓壁画灌浆加固的过程中,认为一般空鼓壁画的灌浆加固工艺为(图3) :1) 钻注浆孔。用手敲击空鼓部位,检查空鼓程度及范围,确定开孔部位,尽可能选在裂缝、地仗或颜料脱落处,以保证壁画画面的完整。注浆孔径1~1. 5cm。在同一壁面上,注浆孔的分布应呈不规则三角形,一方面可实现顺利灌浆,另一方面,保证壁画与墙体黏结牢固,提高壁画整体稳定性。2) 用内窥镜对空鼓部位的状况进行探视,若空鼓处有较大的碎石、地仗碎块或较多的砂土,设法取出。这一过程比较危险,要十分谨慎。需要对壁画进行支顶防护,或对破损严重处选用纱布或宣纸粘贴进行保护。同时,对难度较大者还可采用开方孔的办法进行,孔的大小一般在10cm ×10cm 为宜。3) 选用直径合适的透明塑胶管做注浆管,在每个注浆孔尽量多插入几根注浆管,使注浆管呈上下左右分布,以利于顺利灌浆和浆液分布均匀。4) 灌浆。在灌浆前,先用注射器通过注浆管注入适量模数3. 8、浓度为5 %~10 %的PS 溶液,对空鼓内松散的壁画地仗和墙面进行加固。待PS 完全凝固后,进行灌浆。灌浆时,用100mL 注射器吸取配制好的浆液,由下向上依次注浆。通过手敲以及注射浆液时的手感压力可判断浆液是否填满。灌浆时,必须对壁画用铺有2~3 层吸水纸的壁板进行支顶。灌浆2~3 天后,每天更换2 次吸水纸,以加速壁画地仗的干燥过程。5) 锚固补强。为了使空鼓壁画加固效果更好,结合灌浆,还需进行锚固补强。一般在空鼓裂隙≤2mm 时浆液无法灌入(因采用常压灌浆) ,而在用手敲击时发出“砰砰”的声音,这就需要借助锚杆加固。锚杆用硬木制做,直径约1. 5cm ,长15~20cm。在具体操作时,应视壁画空鼓状况而定。一般通过灌浆能够解决的就尽量少用或不用锚杆,以免影响壁画的完整性。6) 浆液凝固后,先用3 %丙烯酸乳液渗透加固孔沿,然后使用白阿嘎土∶红阿嘎土∶澄板土= 4∶2∶1 (质量比) ,用丙烯酸乳液配制的泥浆进行封孔。待半干燥后,压平表面,使其和壁画地仗处于同一平面。7) 补色一般限于所修补的注浆孔和裂缝。选用与壁画相同的矿物颜料调配进行补色,做到“修旧如旧”时亦应有所区别。
 



4  值得注意的几个关键技术问题
4. 1  注浆孔位置的选择与注浆管的埋设
注浆孔是指为了灌浆而在壁画表面用手摇钻或手术刀等工具所开的小孔,孔径以1. 0~1. 5cm 为宜,孔深以壁画表面到空鼓部位为准,一般不超过壁画地仗厚度,在1. 0~3. 0cm 之间。如果壁画表面已经开裂或壁画地仗脱落,则注浆孔应选在破损壁画边沿、画面缺失或画面不重要处。注浆孔的数量以壁画空鼓程度而定,一般遵循1~4 个/ m2 为宜。在埋注浆管时,要用自制的长锥等工具将空鼓部位内部的碎石、沙子等尽量清除干净,必要时要借助内窥镜进行检查。注浆孔开好后,就要埋设注浆管。在一个注浆孔内尽量多埋几根(一般1~4 根) 注浆管,选择不同深度、不同方向埋设,这样有利于灌浆和浆液的流动,提高灌浆效果。注浆孔和注浆管的合理布局及埋设是做好灌浆的前期条件。目前使用的注浆管是医用灌肠塑胶管,管径在2~10mm 不等,长度一般为40cm 左右。
4. 2  关于壁画灌浆与灌浆量及水灰比的控制
壁画灌浆技术要求严,操作难度大,使用压力灌浆或机械灌浆很难掌握受力情况,往往造成壁画开裂与漏浆事故发生。因而,在壁画灌浆上一般均采用人工无压灌浆,多使用100mL 医用注射器。如何确定灌浆的满实度,即确定灌浆的效果,这是空鼓壁画灌浆加固的关键。根据试验测算和施工经验,灌注的浆液占空鼓部位的70 %以上时便认为是有效灌浆,达到稳定壁画的效果。如果过于密实,反而增加壁画地仗重量,其强度不会增加。但如果灌浆量达不到70 %时,起不到加固的效果。灌浆量的多少是体现灌浆材料有效性的重要方面,壁画稳定性与灌浆量有密切的关系。水灰比是浆液配制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环节,根据西藏壁画的实际状况,一般选用0. 55∶1~0. 65∶1 的水灰比时, 浆液具有良好的可灌性, 初凝速度适宜,可获得理想的灌浆效果。
在壁画灌浆过程中,一定要严防漏浆。浆液从注浆孔注入后沿着壁画裂缝边沿渗出或操作不当时直接从注浆孔漏出,污染壁画表面。为防止漏浆,灌浆时除用泥浆封堵或用棉花堵住注浆孔外,在预计浆液可以流动到的空鼓范围内,用泥浆封闭好所有裂缝(在实际操作中≥2mm) ,由下到上逐步灌浆。目前还没有科学检测壁画灌浆满实度的仪器与方法,而是普遍通过经验方法,即用手敲以及注射浆液时的手感压力来判断浆液的满实度。手敲时由原来的“砰砰”声转变为“榜榜”声时表明浆液已灌满或灌浆达到70 %以上。当用力推注射器时浆液不再进入时表明已灌好。同时,当在一个注浆孔灌入的浆液量与估计值差异较大时,要停止灌浆,检查浆液的流向。在布达拉宫五世灵塔殿实施灌浆时,灌浆量达到10000mL/ hole 时浆液还可灌入,后经检查发现浆液从块石墙体的石头缝隙中流走,造成跑浆。同样,在布达拉宫持明佛殿一层灌浆时,浆液在距注浆孔1. 1m 处的壁画破损处流出,污染画面。在实际操作时一定要慎重,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在实施壁画灌浆时,至少应4 人为一组,注射浆液、用棉花堵住注浆管、观测壁画表面变化并支顶壁画及抽浆各1 人,在分工协作的基础上完成灌浆工作。
4. 3  壁画支顶防护
支顶防护是实施壁画灌浆技术过程中重要的一个环节,指将垫上毛毯或其他软性物料的壁板用固定在脚手架上的可调丝杠支撑在预灌浆空鼓壁画的表面。支顶有两个目的。一是保护壁画,防止在灌浆过程中因壁画地仗潮湿或在灌浆时受到外力作用导致壁画脱落受损,起到临时支撑防护作用。二是通过给壁画表面一定压力,在灌入浆液后,随着壁画地仗被潮湿而使脱离墙体的壁画在外力作用下恢复原位,实现浆液与壁画地仗和墙体的充分接触,发挥浆液的黏结作用。
在灌浆前,支顶壁画所用的力以足以稳定壁画为宜,仅起支撑保护作用。此阶段支顶力不宜过大,若压力过大,壁画很容易被压碎,特别是西藏硬而脆的壁画地仗更要小心谨慎。灌浆后,由于浆液中的部分水分渗入地仗,使地仗有一定塑性,这时通过上紧丝杆适度加力,使空鼓变形壁画在外力作用下恢复原位。实际上,支顶可起到整型作用,并保证变形壁画表面平整。支顶时间即移去壁板的时间视浆液结石体的强度而定。室内模拟实验结果表明,以PS(M= 3. 80 ,C = 10 %) 为主剂,粉煤灰和阿嘎土为填充材料,氟硅酸钠为固化剂(掺量为1. 5 %) ,水灰比W/ C 为0. 60 的情况下,PS - (F + A) 浆液结石体的抗压强度随时间而逐渐增大(图4) ,同时结石体内的水分也在不断挥发,两者成显著的正相关性(图5) 。由图4 可以看出,试块在7 天龄期时的抗压强度(0. 57MPa) 仅为其最终强度(1. 75MPa) 的33 % ,此时的失水率为8. 1 %。在14 天龄期时,试块的失水率达到21. 4 % ,其抗压强度(0. 98MPa) 也达到最终强度的56 %。一般在西藏的殿堂环境条件下,灌注到壁画空鼓部位的浆液在此龄期时也能达到这一失水率,从而可以判断10~15 天后移去支顶壁板是可行的。在实际工程施工过程中,为了缩短浆液干燥时间,在较短时间内提高浆液结石体的强度,可以通过频繁更换吸水纸(同时具有脱盐作用) 、在壁板上开密度适中的小孔等办法来实现。

 
4. 4  结合灌浆的锚固补强
锚固补强是指壁画空鼓裂隙≤2mm 时常压灌浆效果差或壁画地仗下层疏松,孔隙大,用手在壁画表面敲击时同样发出“砰砰”的空鼓声音,但常压灌浆时浆液很难进入或灌入浆液量很少时所采取的补救措施,可保证壁画的整体稳定性。锚孔原则上要尽量选择在注浆孔上,可减少对壁画的损坏。但在实际工作中情况比较复杂,在用灌浆能够解决壁画空鼓的情况下不需要进行锚固补强,因而锚孔可以说是废弃的注浆孔。注浆孔一般是用手摇钻或手术刀等开凿,但锚固孔则要用电钻或冲击钻(针对块石墙) 开凿,一般深度15~20cm ,与壁画地仗和墙体的强度等有关。壁画地仗厚,墙体酥软,则锚孔要适当加深,否则可以浅一些。一般采用木质锚杆,需要专门加工(图6) 。木质锚杆的选材与锚杆质量关系颇大,一般以材质较硬的木质为好,如用铁木制成的锚杆质量明显优于杨木。木质锚杆在使用前需进行防腐处理。在西藏壁画保护修复中发现,木质锚杆在用泥浆封堵时遇水膨胀,干燥后失水收缩,此时锚杆与墙体之间存在一定间隙,可能影响到锚固的效果,在实际工作中应加以高度重视。在开锚孔时电钻的震动可能对壁画造成一定不良影响,因而在工作程序上应该先开孔,然后进行灌浆加固,或等浆液干燥并发挥稳定壁画作用后进行。
 
 关于锚固力的计算,即一根锚杆能控制多大面积的空鼓壁画,应该说目前还没有严格的计算方法。采用钢丝测力仪在布达拉宫东大殿现场实验测试结果表明,以模数3. 8、浓度12 %的PS 溶液为主剂,粉煤灰和阿嘎土为填充材料(质量比为4∶1) ,水灰比为0. 55 的灌浆材料,一根木质锚杆在块石墙上的平均拉力为1. 630kN ,在夯土墙上为0. 35kN ,远远超出壁画所受的压力和张力。现场测试结果表明,在夯力墙上,一根木质锚杆大概能够控制2m2 的空鼓壁画。锚固力与壁画的材质组成、制作工艺、地仗层厚度、壁画病害程度等有密切的关系。鉴于锚固对壁画有一定的损伤,锚固力的计算目前还缺乏科学系统的研究,锚孔及锚杆的数量均要严格控制。
4. 5  补色的原则与技术问题
补色是壁画修复过程中的最后一个环节,对修复效果的整体评价具有重要作用。为什么要补色与补色到什么程度是壁画保护中重要的理念与原则问题,补色标准也是学术界颇具争议的问题之一。可以说,不同的国家、民族、地区存在不同的认识,在实践中凝练出不同的技术标准。一般而言,补色的范围仅限于维修工程中对壁画分割的锯缝、注浆孔、锚固孔等。按照我国文物保护修复的理论与实践,补色应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达到远看无差异,近看有区别的效果。
为了达到上述目标,补色的材料与工艺要与原壁画的制作材料及工艺一致或尽量相近,在补色前对原壁画颜料和胶结材料要取样分析。如用XRD(Rigku Dmax/ 2500 衍射仪,管压40kV ,管流100mA)对布达拉宫东大殿西壁和萨迦寺部分殿堂壁画材料分析结果表明,壁画颜料既有传统的矿物颜料,又有一些现代合成颜料。白色颜料有白垩(CaCO3) 、碳酸镁(MgCO3 ) 、石膏( CaSO4 •2H2O) 、滑石(Mg3Si2O5(OH) 4) 、硫酸钡(BaSO4) 、氧化锌(ZnO) ;蓝色颜料有石青(Cu3 (CO3) 2 (OH) 2) ;绿色颜料有石绿(Cu2 (CO3)(OH) 2) 、碱式硫酸铜(Cu4SO4 (OH) 6) ;红色颜料有朱砂(HgS) 、铅丹(Pb3O4) ,金色是金箔(Au) 。其中每种颜料中的一种或几种既有单独存在的也有混合存在的[15 ] 。至于胶结材料,使用Waters 氨基酸分析仪(Waters Division of Millipore PICO. TAG,Waters Model510 with a detector of waters associates model 440 ab2sorbance detector and Waters 741 data module and Watersautomated gradient controller) ,ILLCHI 真空干燥仪和日本光和纯药公司生产的PICO TAG用A 型载液及PICO TAG用B 型载液进行了分析,结果见表1。
 
 从表1 氨基酸组成类似率的结果可知,布达拉宫和萨迦寺壁画样品与动物胶类似。布达拉宫样品更接近牛皮胶, 氨基酸组成类似率在0. 9892 和0. 9911之间;而萨迦寺的样品在取样时混入了一些杂质,因此氨基酸组成类似率在0. 9299 和0. 9900之间。进一步对样品绝对浓度的分析结果可知,布达拉宫壁画样品中胶结材料的含量在2 %左右,而萨迦寺壁画样品中胶结材料的含量在0. 58 %以下,两者含量相差很大。这种含量上的差别既反映了两处壁画制作年代的不同,也反映了两者制作工艺上的细微差别。这就为我们选择补色颜料提供了科学的依据。修复人员的知识域、审美观、技法亦是影响补色效果的重要因素。为保证壁画的历史真实性,补色亦应把握最小介入的原则。
4. 6  灌浆效果的评价问题
灌浆的目的是解决空鼓壁画层与层间黏结力丧失的问题,保证壁画整体的稳定性。一般而言,对壁画灌浆效果的评价要从材料、工艺、灌浆的密实度等几个方面进行考虑。前已述及,通过室内模拟实验与现场试验相结合的办法筛选出的灌浆材料具有流动性好、强度适中并接近壁画地仗强度、收缩性小及可再处理性等特点,即可视为有效的灌浆材料。灌浆工艺对灌浆效果起到重要作用,但其要在整个灌浆的过程中实现。灌浆的密实度一般需要借助仪器设备进行监测,但截至目前,还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供参考或直接使用。类似的技术曾使用美国Bsison1580型浅层信号增强型地震仪对甘肃榆林窟崖体裂隙灌浆效果进行了监测[10 ] , 使用加拿大SENSORS AND SOFTWARES 公司生产的高频探地雷达对莫高窟壁画的厚度进行了试验性测试[16 ] ,采用红外热像仪在莫高窟第85 窟来检测浆液到达的范围,采用CX10&11 探地雷达系统在西藏布达拉宫持明佛殿等处进行了灌浆效果的检测试验等。这些技术的应用和仪器的使用给壁画灌浆效果的检测提供了很好的思路,但尚未解决对空鼓壁画灌浆效果进行准确定量检测的实际问题。目前传统的方法还是借助用手敲击壁画发出的声音来判断是否灌满或灌浆的密实程度,在没有新的仪器、方法出现之前仍是一种传统而实用的方法。另外,灌浆记录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4. 7  关于灌浆设备的改进与开发
由于文物的不可再生性及文物保护技术的特殊性,壁画灌浆技术的发展相当缓慢,使用范围受到一定限制。在常用灌浆设备与器材方面,大多是选用建筑、化学、医疗、美术等相关行业的,如电动钻、手摇钻、锯条、锤头、搅拌器等,天平、筛子、各种容器等,手术刀、注射器、灌肠管等,调色板、毛笔等。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文物系统自行研制开发的,如各种不同规格的木质、铁质修复刀等。说明我国壁画修复工具的开发研制还处于相当薄弱的阶段,几乎没有一家专门或兼做壁画修复工具的厂家,此项工作还没有引起全社会的足够重视,与我国这样一个具有丰富文物古迹的大国很不相称。
5  小 结
(1) 壁画灌浆技术是治理空鼓病害壁画的主要手段之一,能够有效解决壁画空鼓问题,达到壁画整体稳定的目的。灌浆结合锚固补强对无法灌浆或灌浆量极少的空鼓病害壁画具有良好的治理效果。
(2) 灌浆材料对壁画灌浆效果起决定作用,而灌浆工艺是取得良好灌浆效果的重要保证。灌浆效果要通过对材料、工艺及灌浆密实度等环节的综合评定来检验。
(3) 在壁画灌浆过程中,除掌握灌浆材料的性
能、工艺外,还要了解壁画所处的环境特征及其对灌浆效果的影响。选择恰当的位置开注浆孔或锚固孔,严格控制水灰比及灌浆量,重视灌浆期间的壁画支顶防护功能,掌握补色的标准与合适的“度”,真正体现“不改变文物原状”的文物修复理念与原则是做好壁画保护修复的关键。
(4) 壁画灌浆技术的各个环节是相互联系、密不可分的,在对空鼓壁画综合治理中,每一步均有其操作要点及可能对壁画产生不同的影响,全面了解这些特点,对于完善灌浆技术工艺有重要的理论及实践意义。
(5) 开展壁画灌浆设备及工具的研制与开发,重视修复技术人才的培养与人力资源的储备,对我国文物保护事业的全面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对壁画保护修复技术事业走向国际化具有积极意义。

分享家
相关阅读
网友留言
共0条留言信息

暂无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留言:

提交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