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考古发现
Service process

义乌这个地方发现“最早的浙江人”,距今沉睡了8000年
上传时间:2019-12-12 信息来源:金华新闻客户端

桥头远望,翘首盼来了8000岁的浙江人。

桥头是村名,位于义乌市城西街道桥头村。桥头远望是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的微信名。取名时还没有桥头遗址,可见冥冥之中确有缘分。

桥头遗址是迄今所知东亚大陆最早最完整的环壕聚落,也是浙江省发现的早期18处新石器时代遗址之一,属上山文化中晚期。

昨天,全国50多位考古学家、文博系统的专家学者汇聚桥头遗址,亲眼目睹8000岁的浙江人重见天日。室外,利奇马台风肆虐,风雨交加,他安卧在土坑里,一如8000年漫长的岁月,在尘埋的风沙里,倾听花开花落,波澜不惊,寂静无语。

桥头遗址迄今已发掘5年多,桥头遗址考古领队蒋乐平在当天召开的研讨会上宣布:桥头遗址今年有了重大考古突破,发现了迄今为止浙江最早的墓葬、一具保存完整的人骨。


这具保存完整的人骨,就是让全国50多位考古学家、文博系统专家学者惊叹不已的最早的浙江人

蒋乐平是公认的上山文化专家,轰动国内外的浦江上山遗址,就是由他主持考古发掘的。桥头遗址是我省已经发现的18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之一。

2000年浦江上山遗址发现以来,浙江省总共发现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18处,其中金华占2/3,达12处之多,分别为:浦江上山遗址,永康庙山遗址、太婆山遗址、蓭山遗址、长田遗址、湖西遗址、长城里遗址,武义大公山遗址,婺城区山下周遗址、青阳山遗址,义乌桥头遗址,东阳老鹰山遗址。18处遗址除仙居下汤遗寸土址和临海峙山头遗址外,均位于钱塘江上游地区,集中在金衢盆地。

这是上山文化迄今发现的第一座保存完整的人骨架墓葬。蒋乐平兴奋地说,桥头遗址一共发现了两具人骨,还有一具已遭破坏。保存完整的人骨位于遗址西北角的探方内,蒋乐平形容这一重大发现是必然的,逃不掉的

两个多月前,在西北角的探坑内的土层里发现了一条直线,直线往往是遗迹发现的信号,我让技工沿直线好好找找。经验告诉蒋乐平,这地方很可能有戏。

果然,清理过程中又发现了一条平行的直线,再发掘,完整的墓坑就出现了。

这是一具侧身屈肢的人骨,身高1.73米,男,三四十岁,目前的测年结果是距今8000多年。他的腰部位置还放了一只红衣陶罐,陶罐也是完整的。

陶罐是唯一的随葬品。墓穴空间狭窄,刚好容得下这具人骨。也许,当时的义乌就是寸土寸金,倡导节约用地。蒋乐平幽默地说。

两天后,距该墓葬东边2 米左右的地方,又发现了一具人骨。可惜,因修建晚期墓葬排水沟,人骨已遭破坏,但侧身屈肢形状仍然看得很清楚

最早的浙江人意义重大

东亚大陆最早最完整的环壕聚落、环壕第一次作为完整单元的遗址进行发掘、中国境内迄今最早的彩陶……五年多的持续发掘中,桥头遗址的惊喜一个接着一个。当然,最让人兴奋和期待的,莫过于眼见这最早的浙江人

目前,河姆渡文化发现的墓葬很少,跨湖桥文化还没有发现墓葬,而上山遗址第一次发现了保存完整的墓葬、完整的人骨,专家们一致称呼它最早的浙江人

为什么历经8000多年,还保存如此完整?

蒋乐平介绍,金衢一带属于酸性土壤,按理,很难保存人骨。之所以能保存,肯定是酸碱适度的特殊土质小环境造成的。有很多偶然性,太干太湿都不好。能保存如此完整,非常难能可贵。

蒋乐平还特别提到了距今5万年左右的建德人。上世纪70年代,中科院考古专家在建德李家乡新桥村西的乌龟洞考察时,发现了一枚古人类牙齿化石一枚。据当时的测定,该牙齿化石属于30岁左右的男性青年,生活于更新世晚期,距今5万年左右,被命名为建德人。这枚弥足珍贵的古人类牙齿化石,现收藏于浙江自然博物馆。

建德人很难说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但是桥头遗址这具保存完整的人骨,确凿无疑就是学术意义上的现代人。

全国50多位考古学家、文博系统的专家学者纷纷惊叹桥头遗址这一重大发现。在他们看来,最早的浙江人意义重大。比如了解了8000多年的墓葬习俗,知道当时是以竖穴土坑的方式,安葬死去的人。

虽然外形保存得不错,但里面的骨胶原、DNA等保存得如何,尚不清楚,其体质状况、食物结构、病理都有待进一步研究。

据悉,为了保护墓葬及人骨架,多数专家认为标本珍贵,应该采用套箱整取的办法取回室内保存。但也有专家主张分体提取的方法,认为这样更有利于研究。

要想办法好好提取出来,不能放在那儿,过两年要长霉了。将来能不能挖出一片墓地来,这是未知数,但能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比如人种的问题。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博学院教授张弛说。

美好生活万年长

桥头遗址对我市读者来说,并不陌生。去年1231日,金华日报以《9000年前的义乌写下世界之最》为题,对桥头遗址进行深入报道。采访时,记者跟随蒋乐平,在遗址现场一遍遍走,怎么也没想到,脚下竟沉睡着8000多年前的先祖。

当天,全国50多位考古学家、文博系统的专家学者都对桥头遗址予以很高的评价。

这个遗址太珍贵了,别的地方没有。北京大学文博考古学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赵辉一再感叹。

这个遗址,有热度,出土物非常鲜活,而且在高台上,也便于保护,没有水患。八九千年前的遗址,对我们中国来说,太少了,对我们文化建设来说,更需要得到保护。我可以总结为:一万年前的美好生活,美好生活万年长,这是城市发展的万年定位。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江苏省考古研究所所长、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林留根,以诗意的语言高度概括了桥头遗址的美好生活

分享家
相关阅读
网友留言
共0条留言信息

暂无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留言:

提交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