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世界文化遗产
Service process

土司遗址
上传时间:2019-12-24


中文名称:土司遗址

英文名称:Tusi Sites

201574日,在德国波恩召开的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申报的土司遗址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34项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遗产符合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标准(ii)(iii)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

土司遗址反映了1320世纪初期古代中国在西南群山密布的多民族聚居地区推行管理少数民族地区的政治制度。留存至今的土司城寨及官署建筑遗存曾是中央委任、世袭管理当地族群的首领土司的行政和生活中心,其中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恩施唐崖土司城址、贵州遵义海龙屯是相对集中于湘鄂黔交界山区的代表性土司遗址,在选址特征、整体布局、功能类型、建筑形式、材料和工艺等方面既展现出当地民族鲜明的文化特色,又在此基础上表现出尤为显著的土司统治权力象征、民族文化交流和国家认同等土司遗址特有的共性特征,是该历史时期土司制度管理智慧的代表性物证。土司遗址系列遗产见证了古代中国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对西南山地多民族聚居地区独特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的管理智慧,这一管理智慧促进了民族地区的持续发展、有助于国家的长期统一,并在维护民族文化多样性传承方面具有突出的意义。

概况

土司遗址(Tusi Sites)分布于南方多民族聚居的湘鄂黔三省交界的武陵山区,现存的主要遗址类型包括土司城遗址、土司军事城址、土司官寨、土司衙署建筑群、土司庄园、土司家族墓葬群等。13世纪至20世纪初,中国元、明、清朝中央政权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推行土司制度,中央委任当地首领担任土司,世袭统治当地人民。留存至今的土司城寨及官署建筑遗存曾是土司的行政和生活中心。本次联合申报的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恩施唐崖土司城址、贵州遵义海龙屯,是土司的行政与生活中心聚落遗存,是土司制度的珍贵物证。

土司制度是指13世纪至20世纪初,中国元、明、清朝中央政权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推行的一种制度,中央委任当地首领担任土司,世袭统治当地人民。土司遗址见证了古代中国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对西南多民族地区独特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管理智慧。中国土司遗址展现了中央政权与地方族群在民族文化传承和国家认同方面的人类价值观交流,联合申遗的三处遗址是中国西南部地区土司管理制度的独特见证。

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

位于湘西州永顺县灵溪河畔,经国家考古专家认定,是当今中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历史最悠久的古代土司城遗址。始于公元910年,止于公元1727年清改土归流,世袭二十七代,历时818年。是湖广地区土司体系中的最高职级机构——宣慰司的治所遗址,永顺宣慰司土司为彭氏家族,属民以土家族为主。

核心城区面积25万平方米,依山傍水分布宫殿区、衙署区、司法区、墓葬区、宗教区、教育区、居民区、作坊区八大功能区;布局合理,建筑精巧,功能完善,祖师殿、玉皇阁、文昌阁、土王祠、子孙永享牌坊等古建筑保存完好;土司墓葬群、古街道、古城墙、遗址排水系统、碧花山庄、德政碑、钓鱼台、观猎台、练兵场等历史遗迹丰富。老司城既是静止的文物,又是活着的文化。

 

湖北唐崖土司城遗址

位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始建于元至六年(公元1346年),辟31836院,内有帅府、官言堂、书院、存钱库、左右营房、跑马场,花园和万兽园等,共占地1500余亩。在土司城内外还修建有大寺堂、桓候庙、玄武庙等寺院。清雍正十三年改土归流,废唐崖司。现在土司城遗城保存最为完整的石牌坊,是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修建的,正面刻着"荆南雄镇",反面刻着"楚蜀屏翰",两面镌有"土王出巡""渔南耕读""云吞雨雾""哪咤闹海""槐荫送子"等浮雕图案。牌楼正面的唐崖河畔,存有石棺、石马各两尊,石人仪态庄重肃穆。400余年雨蚀风化,木质建筑于20世纪70年代失去最后轮廓,但条石铺设的街苍、土石垒砌的城墙仍清晰可见。它在三处遗址中尤其彰显出其显赫的历史地位和三街十八巷三十六院的庞大气势。更为难能可贵的是,遗址除了中央衙署区,其他部分并未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几乎就是原址保护。历经五六百年沧桑巨变,能有如此完好的呈现,所以弥足珍贵。

贵州遵义海龙屯遗址

位于贵州遵义老城北约30里的龙岩山东麓,始建于1257年,毁于1600年。遗址所在山峰相对高度约350米,三面环水,一面衔山,地势险要,如今周长约6公里的环囤城墙尚存,囤东铜柱、铁柱、飞虎、飞龙、朝天、飞凤六关,囤西后关、西关、万安三关依然屹立。囤顶平阔,囤内遗有老王宫新王宫两组重要建筑基址,面积均在2万平方米左右,此外尚有金银库、四角亭、采石场、校场坝、环囤马道和敌楼等遗迹。被称为中国乃至亚洲保存最好的古军事城堡建筑遗迹之一。三处遗址的组合反映了土司制度发展的重要历史阶段,具有共同的价值主题和聚落、建筑特点。

在历史上,土司遗址周边因民众聚居逐渐形成了几处村落。根据家族族谱记载,部分居民还是土司的后裔,是土司制度的活态见证。这些村落的居民一直保持着对土司的历史记忆、对土司城遗迹的尊重,以及对本土传统文化的深厚感情,长期对土司墓、土王祠、宗教建筑、石牌坊等珍贵遗存进行祭拜和维护,自发传承本族群古老的传统习俗如织锦、摆手舞、茅古斯等。

政府及文物行政管理部门把周边村落居民作为遗址传统的保护系统的一部分,鼓励、引导他们继续参与到遗址的保护管理工作中,保障遗产的可持续保护与传承。

分享家
相关阅读
网友留言
共0条留言信息

暂无留言!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用户留言:

提交重置